论坛首页 >> 香巴拉天下汇-时隔六年再回丽江 重温一米阳光里的温暖
今日推荐
  • 等级
  • 积分
楼主发表于:2011-01-24 16:41:31 浏览:48426

时隔六年再回丽江 重温一米阳光里的温暖

  时隔六年,我又回到了丽江。

  机场非常小,出大门,我几乎看不到人。太阳很近,阳光白辣辣地蛰人。几个脸蛋象红苕的当地女人坐着打毛衣。我背着七十五升的大包,拉着一只箱子,象个傻瓜在空空的广场上晃了几圈,才明白由于我在机场里加衣服耽误了时间,从机场去古城的巴士已经开走了。

  下一趟巴士等到三十分钟以后,车上只有五个人。司机放着刀郎,眼前掠过很多联通的大广告。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跑了这么远,听的还是那个音乐,看的还是那些广告,这是在哪里?

  一丛丛的尤加利树冲入视野,淡青扑粉般的叶子,淡雅的美。我没有见到这种树已有六年。向前,路边种满金黄的树,树形浑圆饱满,映着蓝得看不到底的天空,漂亮得象天堂,如果车上没有人,我真想大喊出来。

  或许是因为今天早上五点就起来赶八点半的飞机,人终于落了地,我的累一下子排山倒海。小姑娘帮我提行李带我进了房间,我就一头栽倒在客栈舒适的床上沉沉地睡着了。客栈很安静,只能听到远处零星的狗叫。深圳远了,时间仿佛停止。

  醒了,精神不错。我穿得很暖和,走在古城里。虽然被无数的朋友提醒现在的丽江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工艺品市场,我还是被汹涌的人流吓了一跳。总以为现在是淡季,我可以看到一个清淡的丽江,闲适地在阳光里。但眼前是一个王府井般的丽江,一群一群的游客跟着小旗子,说着五颜六色的话,东看西瞅,眼神涣散。他们象黄蜂一样地压来,我几乎被冲倒。

  一个深圳的朋友老C在丽江住了几个月了,他已经在新城找到了份不错的工作,他以当地人自居,不打算回到深圳,那个与他精神气场格格不入的城市。虽然他曾经在深圳开了家不错的公司。他来看我,小小的眼睛坏笑着,“你看你们这些游客多傻,在城里象没头苍蝇一样晃来晃去。

  我说,“好了,在深圳人眼里你是个怪物。”

  他说“我觉得他们才是怪物,我和他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。在这里我找到了心灵的甘甜,在这里我每天都有盼望。我不会回去了。”他是一个基督徒,说话用的字眼总是怪怪的。

  我们行在夜的古城,一排排暗红的木屋被桔色的射灯映着,光象水一样流动。青翠垂柳被绿色的灯光照着,玲珑剔透。这边红,那边绿,静静地对立着,在暗暗的夜空下,神化一样的意境。

  “在去一个真正的好酒吧前,我先领你看看著名的酒吧街”老C说。

  一条河边,桌子一张挨一张铺过去,很多的灯光,很吵的音乐,很闹的人。一条清亮的河水被这样的声色犬马污黑了。我们走入一家酒吧里面,疯狂的打击乐里,红男绿女的身体随节奏扭晃着,他们大喊大叫,暧昧的眼神,满脸都写满了情欲。

  我几乎是逃一样拉着他离开了酒吧街,真没想到时隔六年,我记忆中素面朝天的丽江变成了这样,酒吧街完全把丽江糟蹋了。

  走入一条安静的小街,一个酒吧立在水边。里面没有客人,只在几个纳西人围着火炉烤火,边喝啤酒。酒吧的一面墙全部是书,基本上是关于丽江的书籍。桌上的烟灰缸非常有趣,用麻绳将四根粗木棒框起来,中间放一只扁扁的木碗,这才是真正的设计。这里的音乐很棒,老C说“老板,能不能放上次那盘柬埔寨音乐?”

  于是我耳中流淌着一种奇怪的音乐,很民族又有些现代,歌者说着我听不懂的话。老C说“这里很多是没有公开发行的音乐,丽江有全世界各地的各种大玩家,他们会交流这些。”

  我喝着热奶,看着旁边的纳西人烤火,他们的眼神出奇地安静。在丽江,很多在深圳不是事情的事情都可以花几个小时来做,比如烤火,晒太阳,一动不动地坐在水边。我笑:“这里的人真会消磨时间。”,老C说,“而深圳的人是在浪费生命。”

  他很固执在他的怪里,我不说什么,可能他有他的道理,只要他在这里真正感到快乐。本来,丽江就是个随心随性的地方,奇奇怪怪的人在这里过着他们想要的日子。

  老C送我回去,十一点的古城终于洗净铅华,小街上没有人,人的喧闹没有了,环城的水声才露了出来。红色的木屋,哗哗的水声,青石板路折向远方。我记忆中的丽江又回来了。

  2003年8月6日 晴转阴

  老C说,“来新城这边吃晚饭吧,很多好吃的,还便宜。”

  我搭了的就冲过去了。丽江的士不打表,在城里转来转去都是一个价,基本上都是七块钱。丽江的设在斑马线两端的红绿灯非常有意思,绿灯是一对狂奔的腿交来错去,每次看到这双腿我都觉得丽江人民充满了幽默感。

  老C领来我到他天天吃饭的一家小餐馆,走入一幢高大的红屋内,几张低矮的小桌子,小方凳若干。每张桌子脚下有燃着炭的火盆。六七个脸膛黑黑头发乱乱的当地人正围着小桌吃饭喝酒。老C熟门熟路地和老板娘打着招呼。他要了份两人吃的砂锅烩菜,一份干煸土豆丝。

  “这里真好,都是当地人。”我很兴奋。

  “除了我旁边这个。”老C冷冷地说。

  砂锅烩菜冒着白气上来了,缺了一只耳朵的砂锅里沸腾着白菜,粉丝、豆腐、土豆、猪肝、猪肚和小排骨。坐在哈着白气的房间里,脚边是星星闪烁的火盆,桌上是温暖香浓的砂锅菜,寒意一点点被驱走。我没想到干煸土豆丝更加美味,我不知道它怎么做出来的,细细的土豆丝板成一块圆圆的饼,两面煎透,硬硬的,脆脆的,又香又咸。“这分明是丽江比萨嘛,他们竟然叫干煸土豆丝。”老C说。

  吃饱喝足,我们返回古城玩。夜,一串串一行行红色的灯笼将古城点缀得非常明艳,红光流动,暗影微浮,在一点点古旧中流出若无其事的暧昧。

  最妙是水声,环城一匝的水或疾或徐地流,水声或温柔或欢快。如果丽江古城没有这一带水,她的神韵就没有了。河水倒映着或长或圆的灯笼的光,长长颤颤地拉出一波红光。有射灯打着绿光投向水面,照出清洌水中欢畅游动的红鱼,一群一群的。水面上,左边红光,右边绿光,交融滋润,美得妖艳。

共0条 | 当前1/1页首页上一页下一页末页
回复内容: